多方协同助力国产新冠口服药上市
当前位置: 首页头条 来源:新华社
时间:2023-02-09

2023

02/09

09:44

分享

评论

评论0

阅读 1751

摘要:参与VV116研发和临床试验的专家为我们揭秘了新冠口服药上市背后,社会各方携手与疫情“赛跑”的故事。

  近日,国家药监局按照药品特别审批程序,进行应急审评审批,附条件批准海南先声药业有限公司申报的1类创新药先诺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商品名称:先诺欣)、上海旺实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申报的1类创新药氢溴酸氘瑞米德韦片(商品名称:民得维,产品代号:VV116/JT001)上市。上述两款药物均为口服小分子新冠病毒感染治疗药物,用于治疗轻中度新型冠状病毒感染(COVID-19)的成年患者。
  至此,国内获批上市的新冠治疗药物已有五款,国产三种进口两种。包括此前附条件获批进口注册的辉瑞公司的奈玛特韦片/利托那韦片、默沙东公司的莫诺拉韦胶囊以及附条件获批上市的河南真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阿兹夫定片。
  一款新药从实验室到获批上市,历经基础研究、临床试验、工艺验证、上市注册、审评审批等十几道环节,是一个漫长严谨的过程。面对新发突发传染病,新药研发如何才能快速推进并投入到抗疫之中?
  参与VV116研发和临床试验的专家为我们揭秘了新冠口服药上市背后,社会各方携手与疫情“赛跑”的故事。


  疫情就是命令  科研单位紧急行动

  研究核苷类药物近20年的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研究员沈敬山回忆,2020年疫情暴发初期,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第一时间察觉到,这种新发现的冠状病毒非同寻常,药物研发刻不容缓。当时正值春节假期,很多研究人员大年初三紧急赶回上海,在前所未遇的困难环境下,千方百计启动新药研发。
  当时物流受阻,研究用的实验用品进不来,合成的样品也送不出去,团队想了一切可能的办法,用了一切能用的资源,没有起始物料就自行合成,没有生活物资就自带干粮,尽最大努力推进药物研发工作。在众多候选小分子化合物中,通过夜以继日地实验、筛选,终于找到并确定了候选药物VV116。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从2020年起作为收治新冠患者的定点医院,在全力以赴做好新冠防控和救治工作的同时,也积极参加和支持国产新冠药物的研发。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范小红亲历和见证了VV116的四项临床试验,包括近期开展的多中心、双盲、随机、安慰剂对照、III期临床研究,对此次附条件批准起到关键作用。



2020年2月,抗疫药物研发团队部分核心成员在实验室。(中科院上海药物所供图)


  “为了保障VV116临床试验的推进,公卫中心暂停了同时期的其他临床试验项目,举全院之力推进,参与临床试验的团队达到100多人。同时,发挥公卫中心作为新冠集中救治医院、病例来源广泛的优势,把研究内容纳入每天晚上七点半开展的联合查房中,发现问题及时解决,确保了研究质量。”范小红告诉记者。
  为了新药尽早上市,研究人员付出了巨大努力。比如,参与VV116临床试验的患者背景各异,不少是境外输入病例,在出院后的数据跟踪随访中,需要受试者自己登陆App来记录自己的病症状况,这就需要研究人员不厌其烦地督促患者及时登陆,同时还要进行海量的数据录入整理工作。
  “包括公卫中心在内,所有研究人员的努力,都指向一个目标:为患者提供更多安全有效且价格合理的新冠治疗药物。抗疫好比打仗,有效的新冠药物好比‘枪支弹药’,只有‘枪支弹药’充足了,才更有信心打赢这场仗。”范小红表示。


  多方协同携手推进
  “我们在2个月内入组了388例患者,约占总研究入组病例数的三分之一,推进速度可谓前所未有。”回想起VV116临床试验中一项关键研究的过程,范小红感慨地说。
  VV116由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科学院新疆理化技术研究所、苏州旺山旺水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旺山旺水)合作研究确定新药候选分子,通过与中国科学院中亚药物研发中心/中乌医药科技城(科技部“一带一路”联合实验室)、临港实验室、旺山旺水、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共同推进临床研究及上市许可。
  “中科院上海药物所联合武汉病毒研究所、新疆理化技术研究所等研究机构和合作企业,一起联合攻关,获得新的化合物实体,其不仅表现出显著的抗病毒作用,且对于有基础疾病的人群相对更安全。”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所长李佳说,从作用机制看,VV116对不同的新冠病毒变异株,都能起到相同水平的抑制作用。
  临床试验方面,该研究的主要研究者、浙江大学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兰娟院士表示,从2022年10月21日首例患者筛选开始,全国30多家临床中心克服了重重困难,在积极救治患者、防重症、降死亡率的同时,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完成了1300多例轻中度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入组。
  上海市的药监、科委、卫健委、经信委、商务委等各部门以及国家相关部门,也对新药研发给予了大力支持,去年4、5月份研发关键期,光是各种协调会就开了不下十次,大环境的支持也是新药最终获批的关键因素。
  “在各方支持下,从首例患者入组到新药上市申请获得受理,正好是88天,到获得批准正好是99天,的确是前所未有的速度和效率。”君实生物全球研发总裁邹建军说。
  回溯既往,这款药物从发现到临床再到获批上市用了3年,与新药“十年十亿美元”的常规周期相比,应该说创造了奇迹。


  持续提升应对能力
  需要看到的是,此次VV116属于附条件批准上市,这意味着围绕这一新药,还将继续开展相关研究工作,限期完成附条件的要求,及时提交后续研究结果。范小红介绍,关于VV116用于治疗轻中度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III期临床研究在公卫中心已经终止入组,大概要到2月下旬开始进行更多数据的分析,最终形成完整的临床研究总结报告。
  专家预计,未来我们还将无法避免地遇到新发突发传染病,这些传染病很可能是由包括冠状病毒在内的高致病性病毒引起。下次我们应该怎么办?成为经历新冠疫情后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李佳表示,新冠病毒是人类遭遇到的第七个冠状病毒,在这之前就有SARS、MERS侵扰过人类,在这之后还会有其他的冠状病毒。“我们希望现在研发的药物或者在研药物中,有一些可以作为未来的准新药储备。同时,探索形成一种能够快速发现新药、快速审评新药、快速让老百姓用上新药的机制,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持续提升应对新发突发传染病的能力。比如,下次再有新的冠状病毒出现,通过基因测序,就能知道‘储备箱’中哪些‘弹药’可能发挥作用,避免每次等病毒来了再去仓促应对,十分被动且费时费力。”
  目前,上海药物所在抗新冠病毒候选药物方面,除民得维(VV116)、先诺欣于1月29日附条件批准上市,3CL蛋白酶抑制剂FB2001处于临床II/III期研究。另外,上海药物所在新冠病毒感染机制研究、关键蛋白结构功能研究、新靶点发现、新分子实体发现等方面,持续产出创新成果。“希望不断丰富应对病毒感染的药物体系,同时期盼能从中找到一些针对冠状病毒甚至更多类病毒的广谱抗病毒药物。”李佳说。
  回顾民得维(VV116)从研发到上市的整个过程,李佳认为,最大的收获是全国上下“一盘棋”的协作机制,“这不是一个单位的内部协作,而是全国范围内的高效协作,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关键核心技术突破中,新型举国体制力量的体现。当然,整个推进过程中,有些环节可以更加紧凑,有些事情可以做得更加争分夺秒。复盘民得维的研发过程、总结经验教训,对我国科技工作者完善创新驱动下的新药研发机制非常有益。”(经济参考报)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全部评论
锐评
热门资讯
热评